/gg/xx2.js">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冰恋红楼之鸳鸯
冰恋红楼之鸳鸯

冰恋红楼之鸳鸯

关鸳鸯的僧房门被打开了,狱卒王大发走了进来。今天要卖掉贾府的丫鬟,所以一大早牢头就让大发去把关在僧房里的丫鬟们带出来。可是屋里的一切却让王大发吃了一惊,鸳鸯的破棉袄掉在地上,而她本人却吊在了房梁上。王大发赶紧跑过去,一不留神被脚下的碎冰滑了一下,大发知道那是鸳鸯临死时失禁的尿液。现在正是隆冬季节,尿液被冻上了,看来已经死了有些时辰了。摸摸吊着的女尸,已经凉透僵直了。尸身被他碰得一晃一晃的,煞是阴森。大观园里的一个美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王大发心中一阵的叹息:“可惜如此的美人,连贾府的大老爷都垂涎欲滴……”

  他赶紧出去禀报牢头,路上一个念头悄悄涌上了心头。开始,大发极力不去想它,可是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弄的他几次差点摔倒。

  最后大发决定听天由命,如果牢头要他立即处理掉尸体他就当从没有想过这事。

  牢头听了报告后,并不在意(那时的下人的命非常的低贱)打个哈哈说:“不就一个丫头吗。今天要卖贾府仆役,牢里人手不够,你先去那边帮衬,晚上用芦席把死人卷了送到化人场”

  “天啊!”

  大发心里一个激灵“难道我真有这……”

  在魂不守舍中王大发度过了一个白天。晚上他先在自己屋里烧起炕,又烧了一大锅水。然后,他拿出一张芦席走出门,急急的向僧房走去……僧房里和白天一样,鸳鸯的尸体僵直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大发把芦席铺在地上,然后将女尸推到席子上,卷好后抱起身,却没去化人场而是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王大发把芦席放到地上展开。鸳鸯就直挺挺的仰卧在席子上,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青,两眼半张,小小的舌尖在嘴角外俏皮的露着头。谁能想到这个生前守身如玉,连贾府大老爷都没让碰一下的少女,却在死后便宜了一个低等的狱卒。大发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女尸的耳垂和脸蛋。鸳鸯的皮肤是贾府丫鬟里最好的,洁白细腻宛若凝脂,此时虽然有些冰冷干涩但那手感仍然让大发陶醉不以。王大发拿来剪刀连扯带剪的脱掉了鸳鸯身上的所有的衣物,一具冷冰冰的娇躯便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在屋内的红烛映照下,少女纤细的藕臂、修长的玉腿简直好像是透明一般。鸳鸯的身子比较瘦削,她的胸脯不大,却也很坚挺,像两个碗儿盖压着;腰部圆润纤细没有半分多余的脂肪;双腿修长而圆润,腿根处并合在一起,没有半点缝隙。双腿之间阴毛不长,但很黑,很整齐地排列在阴穴的周围,那两瓣肥唇像隆起的两片玉石,紧紧地夹出一道缝儿。原本就白皙如雪的肌肤,在烛光下更是明媚,美得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王大发心头一荡,情不自禁的俯下头来,轻轻在鸳鸯薄薄的嘴唇上一吻,俏唇冰凉而且干干的。用手摸摸鸳鸯胸部那白玉般的乳峰,触手冰凉僵硬,静静的没有任何起伏,这一切都证明她的确是一具艳尸。

  王大发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转身取出自己平日洗澡的木盆,把已经烧好的热水倒了进去。然后抱起鸳鸯的尸身轻轻的放了进去。他要用热水把尸体泡一会儿,这招是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的,据说这样一来尸体就会象活人一样柔软温暖。当然她不会喘气,不会对你的挑逗作出任何反应;同时她也不会反抗,她只会温顺的让你为所欲为。

  在焦急的等待中,大发发现尸体原本僵直的胳膊弯曲了。“这法子还行”!

  大发再也等不及了,他用力把女尸从水中捞出,往自己的热炕上一放。尸体象是刚沐浴过一样,身上散发着腾腾的水气,晶莹的水珠折射出眩目的光彩。鸳鸯的上半身躺在炕上,胳膊平摊在身体两侧,头向左偏,湿漉漉的头发散在炕上和胸前。雪白的屁股压在炕沿上,两条粉腿无力的垂着。微微张开的双腿之间,那蜜道的花瓣竟微微地开着,像两瓣薄嫩的蚌肉,敢情她在咽气时达到过高潮?

  王大发仔细地看着眼前这具横陈的一丝不挂的玉体,那细长白皙的纤纤玉手、胸前挺立的双乳、雪白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无一处不叫人心动。大发伸手握住女尸的乳房用力的搓揉,娇乳全不似刚才那样坚硬,而是软中带着硬脆竟还有些弹性。皮肤也不再干涩,而是变得光滑细腻,那手感与刚才不可同日而语,这都是那一盆热水的功劳。大力的揉搓令鸳鸯的乳房不断的变换形状,乳肉也不时的从手指间透出。接下来,大发的双手离开那两座雪峰贪婪地在女尸光滑白嫩,凹凸有至的玉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抚摸,感受着那无法明状的感觉。渐渐的他的手移到鸳鸯的私处,盯着她的私处,在鸳鸯三角型的黑色体毛之下,是嫩嫩的肌肤,那里的肌肤和身上其他地方一样是苍白的,她的阴阜适中,蜜穴看上去极是迷人。大发用手轻轻地把女尸的阴唇分开,里面就是阴道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在他的眼前。大发在鸳鸯的阴部抚揉了好一阵,然后慢慢地把手指插入了鸳鸯的蜜穴内,小穴里仍旧是冷冰冰的,还有些乾涩。手指缓缓推进,未经开垦的小路是那么狭窄,那么紧。突然,手指碰到了一层薄膜,这是鸳鸯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应该留给自己的小弟弟,于是王大发拔出自己的指头。似乎是觉得没有尽兴,他又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女尸藏在包皮里的阴蒂,时而凶猛时而轻柔的舔吮着、吸咬着!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肉缝内去搅动着……欲火焚身的大发挺起身,分开鸳鸯的两腿扛在肩上,脱掉自己的裤子把早已蓄势待发的长枪顶在她的洞口,然后抱住鸳鸯的小蛮腰,下身用力一顶。处女紧窄的阴道的抵抗力让大发的鸡巴刚好停在处女膜前,他稍稍的把阳具往外抽了抽,接着用尽力气又是一下。这次鸳鸯保存了多年的处女膜被顶穿了,大发的长枪长驱而入直抵她的子宫口。鸳鸯那让人垂涎的处女之身终于让这个小小的狱卒得到了。王大发随即腾出双手,大力捏弄鸳鸯的娇乳,下身同时开始了令人销魂的抽插。鸳鸯的花瓣几乎紧夹着大发的阳物,不见一丝空隙。他的每一次抽插,都把鸳鸯的两片嫩瓣带了出来,每次沉入,都顶撞着她的最深处。

  大发用手,用他的阳物蹂躏着鸳鸯,玩弄着她的尸体。鸳鸯姐姐的玉体随着这猛烈的冲撞无力的晃动着。不一会儿,兴奋到极点的大发将他液化的热火一古脑儿地射入了鸳鸯那娇嫩窈窕的胴体深处……泄过后的大发趴在鸳鸯的裸尸上牛喘着,把鸳鸯两个尖挺的乳房都压扁了。

  而鸳鸯却依旧静静的平躺在大发的炕上,身下已经湿了一大片。她饱受摧残的乳房上留下了大发无数的指印,大张的两腿之间正往下滴着流出的精液。王大发稍事休息后起身穿好裤子。他留下了鸳鸯的肚兜作纪念,只把外衣给鸳鸯胡乱的套上。然后又用芦席把尸体卷好,扛在肩上走出门去。这次他的目的地是城郊的化人场。


  【完】